当前位置: 首页 >> 移动互联网创业_app创业公司_移动互联网公司 >> 阅读正文

移动互联网的七宗败案,值得APP创业者深思

今天25学堂的小编在虎嗅网看到这样一篇博文《高楼之下,尸骨为基:移动互联网的七宗败案》,顿时让我陷入沉思当中,回顾自己的一路移动APP创业之路。

移动APP创业活动

25学堂很赞同一位美国诗人的语录:“唯有从不攀登的人,才会永远避免摔跤”。如今在国家和政府响应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热浪当中,那些并不甘心的未竟事业或许值得更加铭记,或者值得APP创业者深思。

 

第一宗移动互联网败案:无秘APP【傲慢,放任自流】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当累计获得逾 4000 万美元投资的美国匿名社交应用 Secret 陷入“C轮死”的魔咒宣告关闭的新闻传至国内,所有复制同类匿名社交模式的创业公司都暗地里骂了声娘。

事实上,在 Whisper 和 YikYak 都还正常生存的情况下,断言匿名社交走上断崖并不客观。但是,匿名应是社交的某种特定场景,而非用户的专有需求,Secret 的走红,来自其对科技行业的种种负面爆料,包括 Evernote、YCombinator 等公司都是相关虚假传闻的受害者,这让 Secret 逐渐变得臭名昭彰,即使在一个自由社会,人们不会反感匿名网络,却厌恶躲在匿名背后不敢承担责任的恶性。

无秘早期严格遵循 Secret 的生长路线,同样成名于北上广等一干名企内部员工的吐槽,很快它便成为各路公关的掌上明珠,借其披露一些无法证明的竞品黑幕或是企业家的种种艳史,也是每天打开无秘必然跃入眼帘的常规课。有人曾打趣说,如果哪一天刷新无秘时看不到小米和乐视的互骂,你会怀疑是不是手机断网了。

缺乏自净能力,是匿名社交的死穴。如果社交主题关联甚少,其实相对问题不大,譬如 Whisper、YikYak 都是主攻学生市场,盛于“情感夜话”等议题,主要激发用户开口讲述那些平日里羞于启齿的内心秘密,因而不衰。

跟着无秘先后问世的,高峰时期有着多达 20 余款匿名社交应用充斥市场,如今大多已经灰飞烟灭,只在搜索引擎收录的新闻稿里留下存活痕迹。

官网地址已经跳转到:https://www.wumii.org/download

 

App-UI-006

 

第二宗移动互联网败案:街旁APP【懒惰,死于安乐】

街旁的黯然关停,总让人联想起一则鸡汤故事,说有人被洪水困在屋顶,不断祈求上帝的拯救,接连拒绝救生船和直升机的援助,终致溺亡。他在天堂质问上帝,称我如此虔诚,为何你就是不肯伸手,上帝无奈的回答,我给你送去了小船和飞机两次机会,但你都没有抓住。

创建于 2010 年的街旁,是少有的横跨功能手机与智能手机两代变迁的移动产品,身为美国签到应用 Foursquare 的忠实学徒,街旁在中国最早带动起了线上线下联动的生活记录玩法,收集徽章也一度成为年轻网民群体里的某种亚文化。

可惜的是,无论是社交还是 O2O 这两次机会,都被跟在 Foursquare 身后亦步亦趋的街旁给错失了。

2012 年,街旁的用户规模达到 300 万,签到总数突破 5000 万次,在细分垂直的行业里,可谓差强人意。根据街旁 CEO 刘大卫的说法,街旁没有经历过为钱犯愁的日子,2012 年的全年营收超过千万人民币,季度收入的复合增长也不低于 20%,仅是和线下商户展开营销合作,便让街旁没有财务之忧。

事实证明,过于安逸,只会弊大于利。

刘大卫曾向媒体说出理想中的街旁定位:移动版的豆瓣,与街旁的成长脉络相比,这个参照目标的确有些匪夷所思。街旁的另一名联合创始人杨远骋由于没能说服公司转型“商家点评”的方向,主动离开去了聚美优品。

O2O 的时代开启之后,线下商户很快将学费转交美团等在输送利益方面更为直接的互联网企业,街旁的造血能力完全丧失,终于止步在画地为牢的圈套里。

目前街旁官网已经打不开了,http://jiepang.com/

 

第三宗移动互联网败案:来往【嫉妒,让渡灵魂】

laiwang1laiwang

阿里废长立幼,来往是一枚关键的棋子。

陆兆禧从马云手上接过 CEO 的职位时,他将来往视为再造阿里帝国、大举侵入腾讯腹地的精锐铁骑。上线初期,来往的产品权重在阿里内部极高,除了陆兆禧亲自主抓之外,马云的兴趣也不小,公开放言“不再上微信,到来往找我”也表现出了最大限度的支持。

坦率的讲,来往的团队,其实展现出了足以媲美创业公司的工作强度和事业热情,在阿里位于杭州的西溪园区,彻夜灯火通明的时候并不少见,很多员工都为自己正在参与一项打败微信的伟大计划而兴奋不已。

只是,商业社会的胜负,往往与决心无关。

从一开始,来往就是一个用于狙击微信的产品,其成败也取决于能否迫使微信收缩阵线,退出阿里志在必得的电商及金融市场。这种功利主义的心态,导致来往缺乏明确的战略思路,而微信则以年底“红包大战”的完胜,给了阿里当头一棒,而陆兆禧和马云产生争吵的传闻,也从那时开始现于报端。

有刻薄的评论说道,陆兆禧是为首富搭建了一个空荡荡的后花园。或许,还是丁磊的最初评价颇为靠谱:“微信 5 分,易信 0 分,来往负分”。

来往官网:www.laiwang.com

 

第四宗移动互联网败案:快播【色欲,何患无辞】

根据“腾讯云分析”基于 8 亿移动终端的监测数据显示,截止至 2014 年第一季度,在 QQ、微信等基础性主流应用之外,快播是男性用户安装最多的 App。

对于一个起家于 PC、仍然能够适应移动变局的播放器工具而言,这份成绩单相当亮眼。然而,到了第二个季度,净网行动带来的巨额罚单和刑事处罚直接掐掉了快播的生路,受益于快播解决刚需问题的男性用户只得眼睁睁的目睹那个深藏功与名的程序员创业者狼狈不堪的被捕归案。

这些同情与愤懑,在时隔一年之后,几乎完整倾注到了王欣妻子的微博上,超过一万五千名微博用户为她思念丈夫的一条微博打赏,她说,王欣曾经花钱买回 GoogleGlass 回来研究,完了就把东西送人,“我觉得很浪费,不太理解”,而当她现在感受到了微博上的这些支持,其实也就“能够理解他了”。

即使在马克思看来,法典也应是“人民自由的圣经”,在人性尚未得到解放的今天,快播其实是在替代时代的蒙昧而赎罪,而在未来回首“快播涉黄”时的感受,或许就像此刻我们翻阅历史,发现曾有一名与刘晓庆同代的男影星迟志强,在严打期间因为让女伴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而被判刑入狱,他在监狱里以写歌词代为检讨:“手里捧着窝窝头/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犯下的罪行是多么可耻啊/叫我怎能抬起头”。

快播其实和饭否的死法很雷同啊

快播官网:http://www.kuaibo.com/

moodswings-mobile-app-designs

第五宗移动互联网败案:食神摇摇【愤怒,自毁长城】

上线半年,红杉资本领投,17 名员工,600 万用户,前酷讯创始人吴世春的创业项目、个性化餐厅推荐应用食神摇摇的起步堪称完美。

吴世春自称是受他在酷讯的搭档陈华刺激——后者做了唱吧,投资拿得很快——而食神摇摇正是吴世春对于生活搜索服务的心结延续,他希望借助微信已经培养出的摇晃手机获取内容的用户行为习惯,无缝接入 O2O 市场,成为一个选择餐馆的移动入口。

另他始料未及的是,食神摇摇响彻业界,不是因为产品本身大放光彩,而是缘于它和大众点评展开关于抄袭的论战,在食神摇摇被 AppStore 下架期间,吴世春向媒体控诉,这是“陷害式”的恶性竞争,而食神摇摇和大众点评双方,也开始了相互举报、隔空争论的回合。

苦闷之余,吴世春会找朋友一起出主意,除了唱吧的陈华之外,美丽说的徐易容、去哪儿的庄辰超、酷我网的雷鸣都是这个圈子里的密友,他们一起指导吴世春如何反击、怎样联系苹果公司以及向媒体行使话语权。

“用三年时间赶超大众点评”,这是食神摇摇的口号,但是 VC 却向他泼冷水,在其作客腾讯的一档创业节目上,经纬创投的合作人万浩基认为食神摇摇不具备挑战行业领先品牌的实力,同为创业者的百合网创始人慕岩也评价这种只是为了打败老大的理想缺少现实可行性。

三年未及,2014 年夏天,食神摇摇宣告停止开发,团队整体卖给了美丽说,从两家公司的迥异定位来看,这应该是一起人才收购案,食神摇摇这款产品实则已被丢弃。

食神摇摇官网:http://www.lehe.com/  ios版本的APP已经打不开

 

第六宗移动互联网败案:凡客诚品【暴食,无以为继】

每年一度的反思和回归,已经成为陈年挥之不去的一张标签,纵有雷军屡次力挺,这个昔日的电商明星还是如同一瓢温水,誓做中国无印良品的宣言也愈来愈声细如蚊。

《东方企业家》曾经报道陈年创业凡客诚品之前的转变,由于卓越网卖给亚马逊,所以陈年的角色从老板一下子变成雇员,他写的预算被驳回,亚马逊总部派过来对接业务的是一个黑人青年,这一切都让陈年崩溃,许知远说那时的陈年常说“打倒美帝国主义”、“对西方民主的所有幻想全都破灭了”。

凡客诚品立足于快时尚的互联网品牌,无论是力压 PPG,还是自造“凡客体”,都让陈年充分享受到了当家作主的快感与胜利。但是,品类扩张太快带来的噩梦,让陈年直到今天都还在“还债”,他的凡客诚品也与低价和低质难舍难分。

鼎盛时期,凡客诚品的员工规模超过万人,比现在的小米还要多。

天猫等电商平台将大量的传统服装品牌“互联网化”,通过分发和促销解决了弹性消化库存的问题,凡客诚品虽在有着雷军救场的情况下开始全面“小米化”,但是成效一直不够明朗,而陈年学得最快的,却是小米评价同行的手法,在对凡客诚品新推出的一款“跑步运动服”的介绍上,陈年称 Nike 和 Puma“实在太 Low 了”。

根据百度指数的统计,凡客诚品的关键词热度一路走低,已经不足巅峰的1/10。

凡客诚品官网:http://www.vancl.com/

SNS-app

 

第七宗移动互联网败案:计划FM 【缺乏市场调查,虚

计划FM是一个计划发起、共享、参与平台,让活动分享与发现变得容易和有趣。

计划fm创始人李天放入选了创新工场第一期的助跑计划,但是当时做的是另外一个产品。2011年5月,计划fm团队成立,但是依旧保留了创新工场之前的股份。所以,也算是创新工场投资的一个项目。

李天放,计划FM创始人,2010年从硅谷回国创业。初到北京时他希望通过活动认识一些朋友,在体验过魔时网和豆瓣同城后决定自己做一个应用。计划FM可以发起活动并带有社交功能,并且为用户提供各种活动信息,一度在创业圈子里非常出名。

尽管北上广深的很多互联网人士都知道计划FM,但李天放说在“真实的”世界里,计划FM其实没什么用户。“我如果在中国多住几年的话,不会做这个东西。因为国外和国内对活动概念的理解是完全不同的。”

在李天放的回忆中,硅谷很多互联网活动非常纯粹,而国内很多活动质量不高且收费贵,对计划FM的目标客户也渐渐失去吸引力。计划FM后期转型的很大原因也跟这有关系。

目前计划FM 官网已经打不开,但是李天放目前专注做了 另外一个移动APP项目,

就是课程格子

 

最后:明白了移动互联网的七宗败案:

1、让我们明白这创业的本质在于为别人带来新的价值,服务他人。需求的挖掘十分重要。人性虽然复杂,然而需求往往是简单,直接的。在我看来,有些点子即使很好,但是如果用户的学习成本和限制条件较多,那么除非有充裕的资本推广,否则很难成功。

2、优秀的风投和天使,提供的有时候不仅仅是资金,还有他们的管理经验和创业指导,这对于创业的成功会起到很大的帮助,所以维持和投资人的良好关系很重要。

以上内容文章来源:http://www.huxiu.com/article/120709/1.html?f=wangzhan

本文标题:移动互联网的七宗败案,值得APP创业者深思

本文地址:http://www.25xt.com/company/8781.html

本文关键词: , ,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出处和原文链接,转载同时请务必保留原网站网址。